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信息

比亚迪"广告门"谜团待解:神秘的李娟 真实的项目

时间:2018-07-18 14:30:11  来源:  作者:

 â€œå¹¿å‘Šå…¬å¸â€çš„图片搜索结果

比亚迪(002594,SZ)正陷入一起“扑朔迷离”的“广告门”事件,该事件的主角除了比亚迪外,还包括一名叫做“李娟”的“神秘”女子,以及30多家广告供应商,而这起事件“高潮”始于比亚迪于7月12日发布的一则声明。

 

比亚迪于7月12日发布的“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称,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面对上述声明,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智广告)首先发声,列举了多个证据反驳比亚迪所称的“毫不知情”。此后,上海速肯广告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速肯)等自称与“比亚迪”有业务合作的广告供应商,亦通过多种渠道披露了更多的细节。7月16日,竞智广告、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鸿文化)、上海速肯等广告公司联合召开了一次媒体沟通会(以下称媒体沟通会)。此次媒体沟通会释放的消息是,虽然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与广告公司展开业务合作,但是合作的项目均是真实有效的,且一部分项目(33页的材料)已经得到比亚迪深圳总部采购部人员签字确认。广告供应商们认为,这证明比亚迪是知晓此事的。

 

7月17日,《财经》报道,比亚迪方面表示,目前比亚迪方面正在整理和统计广告商的诉求,以及通过李娟所执行过的项目,双方将择机面对面沟通。针对前述事项,记者联系了比亚迪公关品牌部,但未能获得回应。不过,当日一位涉事的广告供应商向记者确认,已经有供应商约了比亚迪这几天见面,但供应商们将分别谈。

 

项目真实的“假”公司?

 

此次“广告门”最关键的人物是一位叫做“李娟”的女子,在比亚迪7月12日的声明中,李娟最早于2017年5月份使用“雨鸿文化”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试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而对外,李娟的身份又变成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比亚迪)的总经理,其办公室位于上海浦东世纪大道国金二期租赁办公场所(以下简称国金比亚迪)。比亚迪称,其使用与比亚迪域名高度相似的@sh-byd.com,伪造比亚迪多枚公章,以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

 

雨鸿文化负责人Helen(化名)7月15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只对接服务李娟管理的国金比亚迪,和其他的受害广告公司一样。Helen称,李娟与雨鸿文化没有任何关系,李娟也不是雨鸿文化的员工,“李娟冒用雨鸿的名义,去和深圳比亚迪(比亚迪总部)对接,我司也是不知情的”。

 

那么,按照正常的逻辑,如果李娟是一个“骗子”,并且与比亚迪没有关系,那么其介绍给这些广告公司的业务也应该是不真实的。但蹊跷的是,在广告供应商们看来,这些由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名义发包给他们的广告业务均属比亚迪的真实业务,且经过前期的背景调查,他们认为李娟背后的这家国金比亚迪并无什么可疑之处。

 

“2017年李娟代表比亚迪来联系了我,问我是否有相关的业务合作?”Helen回忆称:“我们对她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查,除了她把上海比亚迪的营业执照复印件给我外,我还去了她的办公室。”

 

记者了解到,彼时李娟管理下的国金比亚迪,其办公室还位于上海银城中路的时代金融中心。“那时候她们办公室也有比亚迪的logo,也有员工在工作。”Helen讲道。另外,不放心的Helen还查了上海比亚迪的工商信息,“上海比亚迪是真实存在的,也是比亚迪的全资子公司,法人(法定代表人)王传福”。

 

Helen还特别强调,最主要的是我们做的项目都是真实的。

 

7月16日,在位于竞智广告办公室的“媒体沟通会”上,广告供应商们向参会的媒体展示了部分他们作为“乙方”帮助比亚迪做活动、宣传的材料。竞智广告的负责人保罗(化名)向记者表示,这些文件都是比亚迪4s店自己发出来的,如果4s店不认可这些文件,为什么会发出来,如果说(宣传)不被认可,比亚迪总部早就站出来说了。

 

此外,目前广告供应商们掌握的于他们最有利的证据,是一份33页的部分项目的结算单,上海速肯的负责人吴先生表示,包括雨鸿在内的广告供应商,跟上海比亚迪合作了项目后,需要上海比亚迪给广告供应商出确认单,就是结算单。这个结算单送到比亚迪深圳总部,就是去确认一下是否做了这些东西,“这份东西其实不是标准流程上的一个东西,但这个目前正好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证据”。

 

吴先生认为,这些单子包括项目内容、执行时间、执行地点、规格,下面确认人有何宏雨、牟晓萌、孙斯闻,这些人可都是比亚迪深圳总部采购部的人,都在确认人旁边签字确认了。

 

所以,广告供应商认为,既然比亚迪总部的员工都确认了这些项目,为什么比亚迪会在声明中说“不知情”“与其无关”呢?据吴先生介绍,针对上述问题,他曾电话询问了比亚迪审查处负责人朱敏,而朱敏并未清楚地回答吴先生的问题。

 

资金来源

 

有广告供应商7月16日向记者表示,此次事件涉及11亿元左右的项款,“主要分两块,一块是部分广告公司的垫资款,另一块是广告公司做活动的费用。截至目前,比亚迪尚未就此事与我们进行主动沟通”。

 

按照比亚迪的声明,李娟是以雨鸿文化的名义免费帮助比亚迪进行推广宣传。此外,今年4月份,李娟还以资源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比亚迪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

 

另一方面,广告供应商们称其并没有给李娟回扣,他们与国金比亚迪的合作都是通过正常途径。那么,暂且不论李娟免费宣传比亚迪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李娟所管理的国金比亚迪的运营资金又是从何而来?

 

在“媒体沟通会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有多家广告供应商认为,国金比亚迪的运作方式为找代付公司垫付款项。

 

以雨鸿文化为例,其最初与国金比亚迪合作的是一些“数据收集的小项目”。“我们项目的账期是120个工作日,快要到结款日时,李娟就跟我们说,‘因为上海比亚迪有些诉讼,账户被查封了’。我们当时也查了,发现上海比亚迪确实存在一些诉讼。”Helen对记者讲,“她(李娟)就说帮忙找一些代付公司来付应收款项。作为我们乙方来讲,我们做了一些调查,对方也愿意付到账期的应收款项,我们也就接受了。”

 

需要注意的是,为什么这些代付公司愿意支付广告公司们的项款?

 

吴先生解释称,这是拿签订的项目的名义作为担保。“比如某个项目,她找到代付公司,但这个项目需要垫资,所以这家代付公司需要有财务能力。代付公司可以对项目监督和管理,但是具体的业务不需要做,她指定一家公司做,给代付公司一定的利润。”吴先生解释称,“那么项目也是真的,也有比亚迪做背书,代付公司就把钱打到李娟指定的公司(账上)。”

 

事实上,此次“广告门”的导火索或是由于垫资事件引发的。据澎湃新闻报道,2016年12月,上海一家广告公司的负责人王若兴(化名)开始通过雨鸿文化等三家广告公司,承接“国金比亚迪”的市场推广业务。

 

此后,由于国金比亚迪的广告供应商之一——上海日高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日高)陷入资金困局,今年3月,国金比亚迪通知王若兴,希望其能够签订一个垫资协议作为交换,王若兴可以成为国金比亚迪的一级代理商。

 

今年3月21日,王若兴与国金比亚迪、上海日高、武汉日高广告有限公司签订了四方协议。合同约定,王若兴的公司代国金比亚迪向日高广告垫付6830万元人民币。

 

记者了解到,截至4月底,上述合同已执行4930万元,然而到了5月份,王若兴突然获悉上海日高的实控人韩海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共财产(存款)被警方逮捕。发现事情不对劲后,一方面王若兴停止支付其余尾款,另一方面其选择向警方报警,报案理由为“李娟合同诈骗”。

 

7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来到上海日高的办公地,公司大门紧闭,大门上张贴了一张告知函,内容为两家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主要嫌疑犯韩海湧已在5月31日被上海闵行分局经侦支队刑事拘留,告知书日期为今年6月11日。

 

在王若兴报案后,另有国金比亚迪的广告供应商联系了比亚迪的董秘,后者表示不认识国金比亚迪的员工,由此不少广告商对国金比亚迪的身份起了疑心。

 

●供应商:与比亚迪分开见面谈

 

值得注意的是,在吴先生看来,李娟管理下的“国金比亚迪”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甲方公司,“李娟手下大概40多个员工,每个员工都各司其职,他们的业务能力、水平,公司的人员构架都是很完善的”。

 

因此,广告供应商们认为,李娟有能力掌控国金比亚迪这样一个40人的团队,但他们同时也认为,李娟背后有人支持。

 

7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国金比亚迪的办公地址进行实地探访。据供应商反映,过去3年,他们一直都是跟这家位于陆家嘴国金二期的公司进行业务往来。国金中心二期写字楼坐落于黄浦江畔,堪称上海最繁华的地段。当记者来到前台进行访客登记时,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国金比亚迪此前已全部搬离。

 

据《界面》报道及网传的一份李娟的“自述”,陈振宇自称比亚迪的“隐形股东”,将与集团副总裁李柯对集团进行换血。而李娟的行为则受陈振宇的指示。

 

对于外界的一系列猜测,7月16日,比亚迪披露了一则“澄清公告”。比亚迪称,李娟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也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比亚迪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以比亚迪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代表比亚迪签署合同。

 

比亚迪还表示,比亚迪及子公司上海比亚迪的印章并未出借给李娟或遗失,李娟以比亚迪及上海比亚迪名义对外签署的合同所用印章系伪造。

 

不论李娟及李娟背后的人是谁,广告供应商们要求比亚迪总部支付工程款项。在“媒体沟通会上”,有广告供应商表示,在过去的3年中,这些公司陆续服务并执行了多场比亚迪品牌的线上线下推广活动,总计金额达11亿元。

 

而截至“媒体沟通会”结束,比亚迪尚未主动联系广告供应商们。不过,比亚迪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些变化,7月16日早间,比亚迪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比亚迪是案件受害者,已经报案,望有关公司尽快报案;比亚迪愿意与相关公司沟通,并按照警方针对事实和金额的核查认定,与相关公司商讨合理解决方案,欢迎相关公司联系比亚迪,当面沟通,即日实行预约,并由比亚迪集团采购部总经理接待。

 

7月17日,根据《财经》的报道,比亚迪方面表示,目前比亚迪方面正在整理和统计广告商的诉求,以及通过李娟所执行过的项目,双方将择机面对面沟通。

 

针对该事项及上述广告供应商们所述的相关事项,记者联系了比亚迪公关品牌部,但未能获得正式置评,相关人员仅表示:“现在这个阶段,我们的态度是请大家关注公司进一步的公告,以及警方那边审查的结果。”不过,当日,一位涉事的广告供应商向记者表示,已经有供应商约了比亚迪这几天见面,但供应商们将是分别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